一树

喜欢一句诗,胜过喜欢自己。

我喜欢甜到腻的绿豆糕,而事实上酸甜苦辣哪一味过重,我们都是一样的表情:我们的眉毛会皱,我们的眼睛会红。

我等着一位姑娘日入万金来圈养我。

城市里砖头大的地方都有几个人,人和人的隔距那么小,欲望和欲望碰撞在一起,喧嚣嚣地堆满了眼睛,举着镜子,也看不到自己。
落脚于人这个字眼,世界就小了。而明白了自己的渺小,世界便静了。

第三章

剪完头发从理发店出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拨了拨前面被剪得杂碎而几近没有的刘海,奄奄一息。
吃完晚饭去学校上自习,路上看见那家新开的理发店,想着头发长了一个多月,刘海有些盖眼睛了,顺道就给剪了吧吧就走了进去。老板是个中年女人,热情得很,一见我就把我推上椅子,听了要求后就开始哗啦哗啦剪…………
这种看着自己头发越来越短渐渐朝一个诡异的长度心下越来越惊恐却不能动弹是一种什么样的鬼屁感觉?老板把剪刀放下的那刻,我心都凉了。
我木着脸看着镜子里面那个头发比男孩子的板寸长了不到一厘米的某某
:“老板,我只是说剪短点〒_〒”
“是啊,这不短了好多吗?几个月都不要剪了,后面我都帮你剃了,摸摸,干干净净的!”老板边亲热仔细地用海绵打着我颈上的碎发边说出让我心更碎的话。
我竟无言以对。
“哈,好了,这小姑娘,啧啧,真帅!”老板豪气地拍了我肩一下。
“…………”真难为您还记得我是个姑娘。=_=现在估计我妈都确定不了我的性别。
无语地付了钱走出店,抱着“记住店名,下次烧头发都不能来这剪”的念头我抬头看了眼招牌……“一剪梅”?(-.-)“一剪没”?!我眼泪瞬间流下来。
在某个时候,你特别不想见到某人时,大概因为你想得太多,结果往往会遇上,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
于是我作死地碰到了陈骏。
他正很专注地看着路旁的一家服装店。
店里来了新的漂亮的售货员了?我一边暗骂陈骏这个花心鬼一边庆幸他看着那边一边蹑着脚妄想不动声色地飘过以免遭受今天的第二波打击。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T_T
“南北!”陈骏惊异的声音,亏他还认得我,然后一阵疯狂的大笑传入我耳膜。
“……”我转过身,面瘫着脸,经验告诉我这是最好的选择。
“你刚从牢里出来?女子监狱?不对不对,那地方与你性别不符,哇哈哈哈……”他捧着肚子。
“……”此泪无计可称量,才落头发,又遇毒舌。
“你是不是喜欢上哪个妹子啦?哥们,难得你想通了,终于决定不男扮女装了。快快快,我们今晚卧谈。”魂淡!!!
“注意形象,陈骏”我控制不露表情:“别在大街上现出你人渣的真身。”
陈骏仍笑不能止,走近我,抬手撩拨了下我的头发,憋住笑,眯着眼上下打量了我一圈,口里发出“啧啧”的感叹声,两根手指抬起我下巴,故作放荡风流地说:“这小倌,我要了!”
我猛地用力踩了他一脚。抬腿就走,听他在后面鬼哭狼嚎也不回头。
我耳朵红了。
陈骏一瘸一瘸地赶了上来,嗯,看来我下脚够狠。
“喂!”他在后面拍我的肩:“南北,停停。”
我头不回,脚不停。
他跨了一大步走到我前面拦住我,我瘫着脸,目光直视前方——他的胸,妈蛋,还挺宽。他低头看了我一会,“唉”他叹气,很无奈的样子,半放下书包,摸出一个大苹果来,递到我面前。
“喏,给你。”
苹果用保鲜袋包住,又大又漂亮。
要知道再英明神武的人也有那么一两个不能言说无伤大雅一抓就软的小爱好,好吧,我的死穴是苹果T_T这该杀的陈骏。
面瘫脸冰裂了,我颤抖着心迅速地夺了过来。
“好大啊,哪买的?”我不计前嫌(-.-)
“大伯送来的,正宗的新疆的大苹果,这里可买不到。”他骄傲得很:“给你试下味道。”
“切”我不屑,但还是很开心地打开袋子,左右看了下,越看越喜欢,“真漂亮。”我一口咬上去。
嘎嘣,比想象的更甜,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一脸满足。
他也笑了,低头看着我,逗趣说:“心情这么阴晴不定的,哪个傻帽能把你当女孩子啊?”
你啊,我啃着苹果不说话,心里酸酸甜甜涩涩。
“走啦。”

一颗20岁的心太容易彷徨躁动。
而这世界同样年轻。

不是将就自己就是让别人将就。

最怕这个让将就的是亲爱的人。


青年,不要迷失。